理論研討
當前位置: 首頁
>> 學習交流 >> 理論研討
周德峰:馬石山上兩位王殿元

發布日期:2020-01-17 訪問次數: 信息來源:膠東(威海)黨性教育基地 字號:[ ]

馬石山反掃蕩是發生在抗戰時期的1942年冬天的一場極為慘烈的戰斗,有數支陷入日寇重重包圍的膠東八路軍小分隊,不畏艱險,不怕犧牲,在火線上屢屢來回穿越,為解救數千百姓頑強戰斗英勇獻身。其中,“十勇士”和“十八勇士”的事跡中,都有一位名叫王殿元,機緣巧合,風云際會,留下了一段英雄重名的千古傳奇。

日酋用“隔斷網”的戰術,企圖消滅膠東軍區和五旅等八路軍主力

膠東的抗日根據地,從建立那天起,就不斷地遭受日寇和偽軍、頑固派勢力的襲擾。到了1942年,從春天到冬季,日寇反復進行掃蕩,手段一次比一次狠毒,敵情一次比一次嚴重,膠東的抗戰進入了最為艱苦、最為困難的時期。尤其是冬天那次,日寇組織了兵力空前、規??涨?、殘酷空前的大掃蕩,他們稱之為“第三次魯東作戰”或“と號作戰”。

118日,日軍華北派遣軍司令官岡村寧次大將竄到煙臺,召開作戰會議,部署第三次魯東作戰計劃。會議確定,在結束對魯中區的掃蕩后,立即展開對膠東區的掃蕩,由駐山東的日軍第12軍司令官土橋一次中將統一指揮,調集駐青島的內田銀之助為旅團長的獨立混成第5旅團主力和駐濟南第59師團54旅團、駐張店獨立混成第6旅團、駐惠民獨立混成第7旅團各一部,共15000余人,加上偽軍、頑軍5000余人,在26艘艦艇、10架飛機的配合下,以前所未有的兵力,氣勢洶洶地殺向膠東。

日軍這次作戰的目的很明確,就是要“消滅以山東縱隊第五旅及其第五支隊為基干的膠東軍區的共軍,恢復山東半島一帶的治安,尤其是確保青島、芝罘間的道路”。此時,八路軍開展精兵簡政,山東縱隊改為山東軍區,第五支隊改為膠東軍區,日軍消息不靈,依然使用山東縱隊和第五支隊的原番號。

據翻譯出版的日本防衛廳作戰室的《華北治安戰》所記,日軍的這次作戰分為三個階段:第一階段為1119日至29日,“大體上沿青島至芝罘一線構成隔斷網向東推進”,芝罘就是今天的煙臺;第二階段為1130日至1212日,“于牟平南北一線構成隔斷網,將活動于文登、榮成地區的東海區游擊隊及各縣政衛隊,包圍壓縮到半島盡頭”;第三階段為1213日至29日,“一部分由海路運送以切斷敵軍背后,一方面主要在芝罘、青島道路以西的平度、掖縣、招遠附近追擊山東縱隊第五旅、西海區游擊隊”。

更為嚴重的是,這次掃蕩,日軍采取了在膠東從未用過的新戰法——“隔斷網”?!栋寺奋娚綎|縱隊史》記載,“日軍針對膠東地區山岳地形錯綜復雜,且三面臨海的特點,在掃蕩的戰術上,采取了步兵從西向東推進,形成‘隔斷網’,海軍在沿海嚴密警戒的戰法,企圖將膠東八路軍壓縮于半島東端,使之背水就殲”。這一戰法十分狠毒,膠東八路軍從來沒有遇到過,當時任八路軍膠東軍區參謀長的賈若瑜回憶說:對于反掃蕩我們是有經驗的,但對“拉網掃蕩”的新戰法,講老實話卻都心中無數,當敵軍以重兵撒網形成包圍時,我們的處境很被動。

第一階段掃蕩從1119日開始,六七百輛汽車運來的日軍,沿煙(臺)青(島)公路向東,多路平推,步步進擊。牟平、文登、威海的日軍也紛紛出動,拉網配合。日軍以牙山、馬石山為中心,形成包圍圈,白天遇山搜山,見村搜村,連荒庵、野寺、小土地廟都不放過;晚上則就地露營,點起篝火,每一二百米至幾百米一堆,遠遠望去像一條火龍;還在交通要道山口要隘,遍設崗哨,架設鹿砦和帶鈴的鐵絲網,在公路邊上挖筑封鎖溝。由此形成一張大網,企圖以此來“隔斷”八路軍的活動區域,達到聚而殲之的目的。

膠東軍區和五旅得到日寇要進行冬季掃蕩的情報后,于11月上旬在膠東軍區駐地海陽郭城的戰場泊村召開營以上干部會議,進行反掃蕩的動員部署。根據會議部署,膠東八路軍采取“保存有生力量,保衛根據地,分散活動,分區堅持”的方針,以煙青公路為界,劃分為兩個指揮系統。第五旅所屬13、14、15團及西海、南海、北海三個軍分區的獨立團,統一由五旅指揮,在煙青公路以西活動;膠東軍區的16、17團和抗大一分校膠東支校、東海軍分區獨立團,統一由膠東軍區指揮,在煙青公路以東活動。各部隊以團、營、連為單位,劃分了分散活動區域。會后,五旅旅部立即穿越煙青公路封鎖線,指揮路西的部隊活動。敵人的掃蕩開始后,17日才星夜兼程趕到膠東的司令員許世友,與政委林浩、副司令員王彬,分別率領膠東軍區指揮機關和黨政群機關,在16、17團部隊的掩護下,分頭隱蔽地穿越封鎖線,跳出了隔斷網??勾笠环中Dz東支校在聶鳳智的指揮下,也突出重圍,轉入敵后。

馬石山反掃蕩的戰斗,就發生在日軍作戰的第一階段。馬石山位于今天威海乳山市境域的西北隅,主峰海拔467米,山上怪石嶙峋,溝壑縱橫,北麓是懸崖峭壁,東西兩面山勢險峻,只有南面坡度較緩。馬石山向西是海陽的發城、郭城、徐家店等城鎮,與西北方向位于棲霞的牙山遙相呼應。掃蕩開始后,日軍多路平推,相互間保持火力聯系,拉起隔斷網向東合圍,逐日推進,步步為營,每日前進十余公里。四、五天后,從海陽的小紀、孟格莊、徐家店出發,把網拉到了馬石山下。

這時,日軍才發現膠東軍區指揮機關和五旅的主力部隊早已轉移,消滅膠東八路軍的作戰目的成了一枕黃粱。惱羞成怒的日軍,見房就燒,見人就殺。馬石山南側百來戶的下石硼村一次就燒掉房子80余間,草庵村的房子全部燒光,金斗頂采石坑一處就殺死50多人……,被他們用刀砍、槍刺、火燒、煙熏等等慘無人道的方法殺死的百姓難以計數,乳山市黨史辦2001年編輯的《血染馬石山》一書就搜集了幾十位親歷老人的控訴。

到了1123日,為“跑鬼子”而躲避到馬石山的群眾,在八路軍掩護下,已經分散轉移了差不多三分之二??扇胍怪?,又有兩千多人躲到山上。就是這一夜,被圍在包圍圈中的幾支八路軍小分隊,挺身而出,掩護群眾脫險。“十勇士”“十八勇士”和兩位王殿元的事跡,就發生在此時。

誤入包圍圈的13團七連六班長王殿元,和戰友們四進三出轉移百姓

第一位王殿元,是八路軍山東軍區五旅13團三營七連二排六班的班長。

既然五旅的部隊早已轉移到煙青公路以西活動,作為五旅13團的一部分,他們怎么會在路東地區身處馬石山陷入包圍圈呢?據時任13團政委、建國后任解放軍原軍政大學副政委的李丙令回憶,當時正值秋冬,我軍部隊剛換完冬裝,換下來的舊棉衣需要上交,團里指派七連指導員許圣亭帶領該連二排,將上交的舊棉衣押運到東海區的后方被服廠,六班就在二排的編成內執行這一任務。另有機槍手趙亭茂到昆崳山兵工廠修槍,也隨隊同行。建國后當過煙臺市市長、此時任第三兵工廠廠長邢林還記得,13團有位大個子射手來修理過輕機槍。任務完成后,正趕上日軍掃蕩,他們立即向西返回,途中遇到敵人的隔斷網,誤打誤撞被拉入包圍圈。據后來歸隊的同志說,二排在馬石山以東曾經與敵遭遇,有些傷亡,指導員許圣亭和六班失去聯系。

22日,13團的參謀長裴宗澄帶領該團二營活動到萊東地區,他帶領偵察班登上馬石山西面的榆山,向東觀察敵情。從望遠鏡中發現徐家店、南務等處的敵人紛紛東去合圍馬石山,而一支十五六人小分隊,槍上插著太陽旗,自東向西而行,很是費解。經過偵察才知,原來是七連二排被打散的部分同志,自制太陽旗騙過遠處的敵人,從兩路日軍當中機智突圍。但是,這里面不包括王殿元的六班。

六班在哪呢?17團代政委李華(原名回東)回憶:突圍前,我在馬石山上曾遇見13團的一個班,并和班長談過話,分手后就各奔西東了。被圍困在馬石山的八路軍小分隊中,屬于13團的只有王殿元的七連二排六班。李華和參謀長叢蓉滋率17團團部機關、特務連和鞠文儀為營長的三營八、九連,帶領群眾從馬石山的東麓成功突圍。失散后的六班歸隊心切,沒有因勢單力薄而跟隨17團向東突圍,而是向西奪路而行,因為13團的活動區域在馬石山的西面。

13團是膠東八路軍最能打仗的部隊,裝備也較好。有群眾還記得,王殿元這個班,頭戴鋼盔,腿扎綁腿,穿著棉軍裝,肩扛繳獲自日軍的三八大蓋槍,有個高個子戰士還扛著一挺輕機槍,人們由此斷定,這是咱的主力部隊。憑著六班的戰斗力,他們自己突圍,是完全可以突出去的。但是,他們沒有走,沒有自己突圍,而是主動留下來,幫助群眾組織突圍。

23日夜,在馬石山的西麓,六班遇到了一大批被圍的群眾。這些群眾主要是西面海陽等處被日軍的隔斷網拉到馬石山上的,很多為地方干部、民兵、抗日積極分子。曾任石家莊高級步校黨史研究室主任、經歷過1942年冬季膠東反掃蕩的叢笑難,離休后專為馬石山一事采訪了30多人,他在本世紀初撰寫的回憶文章《青山碧血祭忠魂》中說,王殿元和六班把群眾按行政村組織起來,由村干部或民兵領著,隱蔽突圍;經一位牧羊老人的指點,找到條向西通往山下的大溝,日軍把崗哨設在溝兩邊的山梁上,半夜里黑燈瞎火,他們悄沒聲地轉移出去;就這樣,他們三進三出,來回穿越敵人的包圍圈,共護送轉移了一千多人。

華東一級人民英雄辛殿良,當時是海陽縣第八區立子溝村的民兵,也在突出來的群眾中。他回憶說,我們和所子前村的一百多名鄉親被圍在馬石山上,走投無路不知怎么辦時,遇上13團的一個班正在組織大家轉移,我們就趕緊跟上;我問那班長,我哥在13團一營當兵,叫辛殿輪,你認識嗎?班長說,我們是三營的,不認識;他們十個人,分成三個小組,分頭聯絡失散在山間的鄉親,一批一批地掩護著突出火網;我們是第三批,各個村鄉親超過了三百人,脫險時間大約是凌晨四點左右;脫險后,所子前村農救會的趙會長問,你們怎么辦?班長說,被包圍在里面的人還很多,他們沒出來,我們就不算完成任務。說完,就急匆匆地第四次返回包圍圈中。

這一去,王殿元和六班就再也沒有回來。天亮后,日寇的隔斷網開始收緊,他們被敵人發現。依托山上的地形,他們進行了頑強抵抗,最后全部殉難。班長王殿元是和機槍手趙亭茂、戰士李貴抱在一起,拉響手榴彈犧牲的。鄉親們得救了,13團七連六班班長王殿元和他的戰友們,卻長眠馬石山上。

執行戒嚴命令的膠東行署警衛連指導員王殿元,帶隊堅守指定區域

第二位王殿元,是膠東區行政主任公署警衛連的指導員。

煙臺市公安局曾于19829月組織了歷時三年多的專題調查,據調查形成的報告記載:日軍大掃蕩開始前,膠東區黨委、膠東行署和膠東軍區決定,由膠東行署抽調警衛部隊,公安局抽調干部,組成“膠東區戰時戒嚴指揮部”,在根據地組織領導民兵,加強治安保衛工作,實行戰時戒嚴;指揮部設在馬石山的西側,由公安局一科科長漢明(原名漢敏)擔任代總指揮。作為警衛部隊的行署警衛連一分為三,連長率領一排,去福山的獅子山地區堅持斗爭;副連長率領二排,擔任膠東行署機關警衛,掩護行署主任曹漫之和機關轉移到文登的昆崳山區;指導員王殿元率領三排共34人,在公安局第三科科長唐慈的指揮下,到海陽與牟海(即現乳山市)交界處的馬石山南麓地區執行戒嚴任務。

27軍軍史辦主任張克勤同志,根據老同志的回憶形成的材料,與煙臺市公安局的調查報告基本相同,只是連的干部分工略有不同:副連長張奎元帶領一排,隨公安局一科(部隊科,科長漢明),在棲霞、福山地區鐵口一帶堅持反“掃蕩”;連長王吉庭帶領二排,隨公安局三科(審訊科),押解20余名政治犯,在文、榮、威地區堅持反“掃蕩”;指導員王殿元帶領三排,隨公安局二科(偵查科,科長唐慈),在馬石山地區堅持反“掃蕩”。

他們的任務主要是維持治安、防奸防特、保護群眾、保衛根據地,敵人進犯時牽制其兵力,伺機打擊敵人。反掃蕩開始后,王殿元和三排執行戒嚴指揮部的命令,堅決完成任務,始終沒有離開指定的地區。

1122日晨,日軍艦艇輸送的步兵千余人在馬石山南面的海陽鳳城登陸,步步向馬石山進逼,敵人的隔斷網已四面合圍,形成包圍圈。王殿元和他帶領的三排也被拉入網中,與上級失去聯系。戒嚴代總指揮漢明還記得,指揮部曾兩次派通訊員聯系他們,通知他們向指揮部靠攏準備突圍,但都沒能聯系上。

擔任過膠東行署秘書處調查研究員的王文正同志,由于業務工作關系,當年曾搜集過王殿元和三排的資料,并且在1983年離休后,當面或書面采訪擔任過膠東區公安局局長、副局長、科長和干部的叢烈光、于克、漢明、馮雨明等同志,訪問過王殿元的家屬唐榮娥和馬石山地區當年的民兵、村干部,得到了關于指導員王殿元的大量一手資料。他敘述說,警衛連三排已在這個地區活動了好幾天,有些戰士還是當地人,對馬石山地區的地形熟悉;當敵人撲到馬石山麓時,三排準備采取化整為零,穿隙插孔,破網突圍;然而就在這時候,王殿元和戰士們發現還有大批群眾和地方干部被敵人包圍走投無路,情況十分緊急;為了搶救被圍人員,他們便決定留下來,掩護群眾連夜突圍(三排一個班由指揮部帶領連夜突圍出去),至天亮前共掩護一千多人安全轉移出去。

這是23日夜里的事情,馬石山南坡下石硼村上世紀八十年代還健在的老人都還記得,是警衛連的同志們救了群眾。

24日拂曉,天漸漸亮了,指導員王殿元和留下的兩個班,面臨從南坡圍上來的敵人,已失去機會難以突圍。王殿元帶領戰士們向主峰邊打邊退,退到古石墻處,以石墻做掩體,居高臨下,拼死抵抗。子彈打完了,就用石頭砸。最后彈盡路絕,寡不敵眾,全體壯烈犧牲。下石硼村的老黨員、當過治安員的王維石老人,親身經歷過馬石山反掃蕩又親自參加過烈士遺體安葬,他還記得:這18名烈士都犧牲馬石山主峰南面的石墻附近,遺體幾乎全被燒焦。

曾經當過行署警衛連連長的王毓,當時是公安局的干部,戰后曾上山尋找烈士的遺體。他描述說:王殿元同志犧牲前已經負傷,左身在下倒在地上,把最后一顆手榴彈枕在頭下,用右手扣住拉弦,在敵人上來時與敵同歸于盡,左臉血肉模糊已經變黑。附近不遠處,有三排戰士的遺體散臥在山坡上。

指導員王殿元和他帶領的戰士們,堅決執行命令,堅守指定的區域,為保衛根據地,保護父老鄉親,獻出自己的生命,馬石山的鄉親是永遠不會忘記這些英雄的。

反掃蕩結束后,膠東行署在離馬石山不遠的一個村莊召開追悼大會,沉痛悼念包括警衛連指導員王殿元、公安局科長唐慈在內的18位烈士,曹漫之主任高度贊揚了他們的英雄事跡。他們的遺體,被安葬在馬石山的向陽坡上,并刻石立碑,以志紀念。這塊石碑,現在就矗立于山南坡“馬石山十勇士紀念館” 的烈士墓地前,勒石的字跡依然清晰:

“民國三十一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日寇進攻馬石山我英勇軍民因與敵搏斗或突圍而犧牲者五百余人膠東區公安局唐次王殿元同志等十八人自早至午頑強抵抗卒以眾寡不敵全部壯烈犧牲主署愍其忠烈特公葬于馬石山陽并將殉難事節勒諸貞珉永垂不忘”。

碑文中,唐慈的“慈”誤作“次”。

兩位王殿元,同名同姓,同樣為保護人民群眾慷慨赴死

馬石山上有兩位王殿元的事情,在當時并不為人們知曉。

人們最早知道的,是膠東行署警衛連的指導員王殿元。他帶領三排,堅守在指定的區域馬石山以南,并且“已在這個地區活動了好幾天,有的戰士還是當地人”,掩護突圍的很多是“馬石山南面的下石等幾個村莊”的群眾,還有公安局的干部,因此鄉親們比較熟悉,其事跡很快傳揚開來。犧牲后兩個月,膠東行署召開追悼會,予以褒揚。指導員王殿元的英名,鐫刻在那塊紀念他們的“馬石山殉難軍民之墓”的石碑上,立碑人為“膠東區行政主任公署”,立碑時間是“中華民國三十二年一月二十五日”,也就是1943125日。石碑已矗立了七十多年,指導員王殿元和“十八勇士”的英雄事跡流傳下來。

據王文正記述,組織上為了培養王殿元,于1941年保送他到沂蒙山區的抗大一分校學習。結業后回到膠東,19421月擔任膠東行署警衛連政治指導員。警衛連組建時間不長,除了擔負領導機關的保衛工作之外,還常去邊緣區同地方武裝一起,開展反敵人蠶食的斗爭,戰斗頻繁,生活艱苦,干部戰士思想問題較多。他經常找干部戰士談心,搞好政治教育,使連隊始終保持旺盛的斗志,受到膠東區領導的好評。他還常對連隊進行遵紀愛民教育,帶領幫助群眾掃院子、挑水、干農活,密切了軍民關系。

膠東行署和膠東區黨委都有自己的警衛連,平時也駐在一起,兩個警衛連時常一同站崗,共同履行警衛職責。公安局受膠東行署領導,一些諸如押送犯人、保衛公安干部執行公務等任務,都是抽調行署警衛連擔負;加之反掃蕩期間,是行署警衛連配屬公安局執行戒嚴任務,因之很多人誤以為警衛連是公安局的。

13團三營七連二排六班班長王殿元的事跡傳揚則曲折一些。他帶著六班,在二排的編成內,去東海區執行任務,返回時與敵遭遇,與二排主力散失,被隔斷網拉進包圍圈。盡管人生地不熟,盡管與主力部隊失去聯系,但他們想著自己是膠東的子弟兵,是人民的軍隊,義無返顧地掩護解救了多為馬石山西面海陽等處的群眾。六班全部犧牲后,13團部隊不知道他們的下落,群眾也不知道他們姓氏名諱。13團三營教導員李偉還記得,帶隊出發的指導員許圣亭,因為單身歸隊,說不清楚六班的下落,受到了黨內處分。而且,這一處分可能給他留下難以平復的創痛,以至于到了晚年,解放軍27軍研究軍史的張克勤等同志找到他,想了解有關情況,他卻閉門不見。五旅參謀王儒林也說,當年為了此事,13團向五旅旅部寫了檢討報告。

最先傳揚六班事跡的是被救的群眾。那時還是膠東“孩子劇團”團員的宋文說,一進入海陽和牟??h境,沿途各村都在傳頌“十勇士”,他們的事跡已是家喻戶曉無人不知了。作家峻青,原名孫峻青,他是海陽縣人,當時作文教工作,23日凌晨隨縣政府工作人員和小學教員十來人,跟著六班掩護的第三批群眾突圍,突出去后六班返回險境時,他也在場。脫險后,他含著淚水寫下了《馬石山上》,記錄了“八路軍五旅某團的一個班”舍生忘死救群眾的英雄事跡,并強調“這是我親身經歷親眼目睹的真實事件”。他稱六班為“十壯士”,是最早宣傳“十勇士”的紀實文學作品,多次再版印刷,影響遍及全國。不久,在五旅司令部當秘書長的劇作家馬少波,根據情況匯報撰寫了報告文學,取名《十勇士》,發表在山東的《大眾報》上,“十勇士”的英名流傳開來。

王笠暉同志上世紀九十年代撰寫《“馬石山十勇士”考辯》時,在中國人民解放軍檔案館中,查到了194213團的《反掃蕩總結報告》,提到“七連二排被敵包圍在馬石山”;還查到五旅的《1942年幾個戰役的報告》,在“冬季反掃蕩戰爭”一節說,“七連一個班……被包圍在馬石山上,全體壯烈犧牲”。王笠暉還走訪了13團的政委李丙令以及在五旅當過兵的高圣軒等人,也都證明了六班的事跡。

反掃蕩戰斗結束后,許世友司令員和林浩政委回到海陽郭城的戰場泊村,這個村就在馬石山西面,附近很多群眾是從包圍圈中突圍出來的,聽了群眾含淚訴說“十勇士”的事跡后,立即向五旅發電通報情況。五旅收到電報后非常重視,吳克華旅長命令參謀劉巖,派出偵察組去煙青路東馬石山查明情況。經過偵察組調查,在馬石山犧牲的“十勇士”,就是未能歸隊的13團七連六班。劉巖有一個記載此事的記錄稿,隨軍轉戰時寄存在一位老同志家中,可惜被遺失了,但還記得烈士遺體被群眾認領掩埋,具體地點已記不清了。時任五旅14團政委的張少虹回憶道,許世友司令員在戰后的膠東軍區總結大會上,特別表揚了“十勇士”的事跡。

膠東軍區還召回疏散在外的文工團編寫劇目,編導左平回憶,許世友司令員親自向我們交代任務,寧肯不睡覺,也要盡快把“十勇士”的事跡搬上舞臺。文工團來不及深入采訪,根據作戰參謀李燧英的介紹,創作了活報劇《馬石山上》,向部隊的指戰員、醫院的傷病員和群眾演出了30多場,以后一些農村的劇團也上演的該劇。1943年春夏之交,13團在部隊中開展向“十勇士”學習的活動,曾整理了一份宣講材料,新老指導員代代相傳,許多老同志都有印象。

六班長王殿元的名字,也多次出現在老同志的回憶中。13團八連指導員王濟生還記得,王殿元是七連二排六班長,花名冊上白紙黑字寫的很清楚;群眾盛傳的大個子機槍手,就是身高體重的趙亭茂;小戰士王文禮,他父親在七連當司務長,是全連都知道的父子兵;還記得三位烈士叫李貴、楊培德和李武齋。

膠東五旅部隊以后演變為解放軍第2779師,所屬13團成為有名的“濟南第一團”,上世紀五六十年代駐防在筆者的出生地——江蘇省蘇州市。蘇州市文聯副主席慕彥夫為其撰寫團史,在翻閱棲霞縣文化館收藏的五旅歷史檔案時,看到《1942年冬季反掃蕩的總結》,其中“軍民關系”部分,就記載有王殿元和六班的事跡。

實際上,六班長王殿元的名字早就有記載。筆者在研究膠東軍史時,看到一條19409月班長王殿元繳獲重機槍的重要信息。那年3月,13團三營營長于得水帶領部隊到沂蒙山區,迎接13團的首任團長李紹橋。李紹橋是紅軍干部,參加過二萬五千里長征,到膠東后帶著13團打了很多漂亮仗。911日,13團用“圍城打援”的戰術,在招遠縣半壁店村伏擊日軍,“30多個日本兵大部被擊斃,還生俘4個,3個鬼子逃跑了”。緊接著,說到班長王殿元:

“打掃戰場時,七連六班長王殿元和戰士王文禮,在車上發現一個不像槍不像炮,還有三條腿支撐的家伙。他們把它抬下汽車,來到李紹橋跟前。李紹橋一看,就驚喜地高叫:這是一挺九二式重機槍!”九二式重機槍是日軍裝備不久的新式武器,膠東八路軍是第一次繳獲。

這條信息說明,早在19409月,也就是馬石山反掃蕩兩年之前,王殿元就在13團七連六班當班長,同班的有戰士王文禮。他們兩位的英名,兩年后一同出現在“馬石山十勇士”的行列中??上У氖?,李紹橋團長在當年1221日的戰斗中就犧牲了。不然,他也會為班長王殿元率領六班勇救群眾的壯舉而倍感自豪。

六班班長王殿元率領的“十勇士”和指導員王殿元率領的“十八勇士”,他們使用的裝備和犧牲的地點也不一樣。王毓說,警衛連使用的是舊式的七九步槍,沒有輕機槍和鋼盔。而群眾傳誦的“十勇士”,頭戴鋼盔,身背三八大蓋槍,大個子射手還扛著輕機槍?!笆率俊睜奚隈R石山主峰的西麓,“十八勇士”則在南坡。

在山東省人民政府統一組織、榮成縣人民政府1981年印制的《山東省榮成縣革命烈士英名錄》里,有兩位王殿元烈士分別登記的信息:

在(113)—143頁,指導員王殿元的登記為,籍貫是山東省榮城縣埠柳公社不夜大隊,出生年月是1905年,參加革命年月是1937年,犧牲時所在單位為膠東主任公署,職務為政指,即政治指導員。

在(113)—192頁,班長王殿元的登記為,籍貫是山東省榮城縣埠柳公社王官莊大隊,出生年月是19182月,參加革命年月是19393月,犧牲時所在單位為膠東五旅,職務為戰士,還特別注明為馬石山十勇士。

登記時還實行人民公社制度,鎮叫公社,村叫大隊。兩位王殿元,是同一個公社的人,家鄉相距十來里地,年紀相差十來歲,參加革命相差兩年,一個在地方政府,一個在主力部隊,職務也不一樣,盡管同名同姓,但的確是兩個人,的確有兩位王殿元。

1983年實行政社分開以后,行政體制和行政區劃發生變動,埠柳公社的不夜和王官莊兩個村分別隸屬埠柳鎮和港西鎮。201712月出版的《威海市志》第四卷“人物”編的“烈士名錄”榮成市一節中,在第2965頁的埠柳鎮的不夜和第2966頁的港西鎮的王官莊,分別記載著兩位王殿元的英名。

筆者與曾任威海市委黨史研究室主任、威海市委黨校常務副校長的曲賡同志討論此事時,他說,陳建國同志任山東省委副書記的時候(19982002年),曾召集省委黨史研究室及威海市委、威海市黨史部門開會,威海市委常委、秘書長于蘭模同志參加了,會議經過認真分析,認定兩位王殿元帶領的“十勇士”“十八勇士”,都是為保護人民群眾而犧牲的革命英雄,都要好好地大力宣傳。陳建國同志是威海榮成人,是兩位王殿元烈士的同鄉,曾擔任過威海市委副書記,2002年調到寧夏任自治區黨委書記、人大常委會主任。

在馬石山反掃蕩戰斗中,為掩護群眾而獻身的不僅僅是“十勇士”“十八勇士”,《八路軍山東縱隊史》《膠東子弟兵》等資料記載的,除了他們還有:16團三連一排、17團七連、東海軍分區獨立團二連一排,等等。根據叢笑難的調查、統計,在整個馬石山地區的反掃蕩戰斗中,膠東的八路軍指戰員共犧牲了400多人,其中團級干部就有16團政委張震旭和參謀長陳志英,他們都是為保護人民群眾消滅日寇而犧牲的。為慶??箲饎倮?/span>70周年而舉行的閱兵儀式上,“馬石山十勇士”的旗幟和“狼牙山五壯士”等英雄集體的旗幟一起,昂揚走過天安門廣場,成為人民軍隊為人民獻身的杰出代表。

戰爭年代,情況千變萬化,什么事情都可能發生,重名巧合并不奇怪。兩個同名同姓的人,在同一個戰場,同一天內,為了保護人民群眾,舍生效命,慷慨赴死,這樣的事情,只有老百姓的子弟兵才可能發生,也只有在人民的軍隊中才可能出現。

我們會永遠記住,馬石山上有過兩位同名的英雄,他們的名字都叫王殿元!

    (原文載2017年《威海記憶》第25期。文字有改動。)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做视频后期在淘宝怎么赚钱 安微11选5最新开奖 今天湖北30选5开奖结果 500彩票app官方下载 微信群带散户炒股的目的 海南体育彩票飞鱼游戏 福建11选五走势图电脑版 江苏11选5走势 黑龙江p62215期 山西快乐10分前三走势 中石油股票论坛